港媒踢爆:知名品牌燕窝亦掺假

 

以燕窝补身近年已成风气,一些打着直销旗号的专卖店乘势而起,纷纷标榜从海外直接入货、甚至自设工场降低成本价倾销,再加上明星代言和强劲宣传攻势,极速将招牌打造成为“名牌燕窝店”,令愈来愈多消费者以为光顾直销店必定货真价实,毋须担心买到假货或少秤。
 

其实天然燕盏或多或少都是会混有燕毛及杂质,必须清除才可烹调食用,但除毛后盏身会出现很多缝隙,变得参差不齐,卖相极不讨好,故一般燕窝商都会加工将之修补。

 

 

前不久,《东周刊》在多间大型燕窝店抽样化验后,却发现香港两家知名品牌的燕盏竟含有非燕窝成分。 日前,《东》直击问题燕窝工场,揭开市民真金白银买来鱼目混珠假货的真相!

 

燕窝行业暴利背后的秘密

 

据业内一名专业人士说:“正确的做法应该是绝不添加任何物料,只是将燕盏的疏隙部分自然粘合,但是这样做会令燕盏变形同时外形有些歪,所以不少加工厂今年都兴起用平价燕碎填补缝隙,虽然有些唬弄人,但是勉强可以接受!因为更无良的做法是将非燕窝的物质填上,令燕盏变得饱满而且又增加了重量。

 

而这类物料的共同特征,是有快速锁水功效,能将只有八成干的燕窝表面变得硬且干燥,却又可保住里面的水份重量。以此手法“加料”的燕盏,所含杂质和水份竟可达三成之多。

 

 

香港燕窝零售市场近年的竞争相当激烈,不少大型连锁店都以铺天盖地式广告,推广买三送一,甚至半价优惠等惊人折扣吸引顾客,令燕窝价格屡创新低。

 

如此割喉式减价,就连传统品牌也有点吃不消,亦因而引起业内人士怀疑。该名老行尊说:“大家都从印尼进货,成本多少心里有数,为什么个个都可以卖到比我们便宜两、三成,还可以做那么多广告?不用讲大家都知道货有问题啦!”

 

燕盏片片有价,片片加料肯定可以提升市场竞争力。不过,加工过程属商家秘密,业内人士虽然满腹疑团,亦不易取得真凭实据。但有人为揭开疑团,不惜出动商业间谍,渗入对方远在印尼的燕窝加工厂寻找证据。

 

知名燕窝庄现假货


《东周刊》早前就获得商业间谍搜集得来的机密资料,指这两家知名品牌燕窝庄(下文称燕庄A和燕庄B)的货有同样的问题。资料还包括两瓶粉末证据,声称分别从两间燕窝加工场内取得,其中一瓶无品牌的纳盐类白色粉末,据透露是来自供货给燕庄A的工场,用作混入燕盏中五种物料中的其中一种;而另一瓶名称“SUPER77”的粉末,则是燕庄B的加料秘方。

 

为评估指控可信度,本刊进行了抽样测试,先到燕庄A的分店选购了每两售价1350元、名为“龙头天盏”的高级燕窝,再往燕庄B的分店,购买了每两价值838元的“大好盏”,另外又从老牌参茸店 、大型连锁燕窝店 、以及上环一间批发店抽样,进行两种粉末的核对测试。本刊将来自五间不同商户的燕窝及两瓶粉末,以不具名方法交予HK汇力实验室,进行指纹图谱核对测试。结果显示,购自燕庄A燕窝庄的龙头天盏,证实含有本刊提交的钠盐粉末,至于燕庄燕庄B的大好盏,亦混有“SUPER77”。虽然“SUPER77”的标注说明是燕窝碎的提取物,但实验室发言人指出,其图谱并未显示出含燕窝成分。

 

 

测试结论是:两店燕窝附有相关非燕窝的可能性极高,至于其他样本则证实没有含有该两种粉末。

 

化验结果与机密资料吻合,本刊随即按资料提供的多个地址飞往印尼泗水市,追访专门批发予香港直销店的燕窝加工场里的员工。


燕窝工场大揭秘

 

随后,被指供货予燕庄A的问题工场,位于距离市中心约两小时车程的贫民区巴里镇。该处燕屋随街可见,通常楼高不过三层,全屋几近密封,只开出小窗供燕子透气及出入。

 

而目标工场不单位处偏僻,且是该区较为罕见、集燕屋与加工场于同一房子之内。记者在该处守候两日,一直未见有工人出入,而燕屋的看更则以未能联络屋主为由,拒绝让记者进入。据在工场对面经营小商店的妇人透露,该燕屋每隔一个月才会有大批女工前来工作。由于上一批人刚在一个多星期前离去,并有大货车运走大批燕窝,故相信最快都要三周后,才会再有人到来。

 

首站扑空,记者唯有寻找下一个目标,转往位于市内高级住宅区,一间同样声称供货给燕庄A的燕窝加工场。

 

记者乔装买家相约工场陈姓老板会面,到目的地看到是一所看似普通的平房,入屋后却内有乾坤,设有包括生产线、风干房、货仓及写字楼等部分的近万呎秘密工场。

 

年约五十岁的陈某是印尼华侨,他递上名片时自傲的说:“我在这行十几年经验,香港好多出名的公司,这家知名燕窝庄都是从我这进货的!你找遍全印尼,都找不到像我这里这么好卖相、价钱这么实惠的燕窝,等等你看完就知道原因的了。”

 

他领着记者巡视生产线,并指着一班女工表示,自己在泗水共设有三间加工场,虽然聘请了超过二百人,但因为燕窝加工工序复杂,每人每日最多只可生产三十只燕盏,每天的总产量亦不足80斤,所以燕盏价格高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

步至风干房,陈某拿起两盏燕窝盏煞有介事地称:“未加工的燕窝,就好象我左手拿的这盏一样,疏疏落落的一点都不好看,但是经过我们的‘特别’技术,不仅可以像我右手拿着的一样好看,而且担保斤两十足。”

 

他随之又补充说:“我知道有好多不老实的加工场会将鱼胶、树胶抹上去增加燕盏的重量。我们就不会这么做的,全部都是天然的东西,你们大可放心从我这里买货。”他所说的特别加工技术原来是“以燕补燕”,工人会将燕盏剔毛时掉下的燕碎搅成糊状,重新填入燕盏稀疏的位置,再铺上些燕丝,风干后便会造成好看的燕盏。

 

品牌燕窝掺木薯树胶


陈某标榜其加工场手法“老实”,但被问到修补高级燕盏时,是否用到低价燕碎时,是否有证据支持等,他却支吾以对,只含糊的解释说用燕窝修补燕窝,已是很有良心云云。

 

此外,他一直声称其燕盏绝无添加杂质,而记者亦未见有情报所指的粉末,但却在工场内发现数支“SUPER77”。

 

据老行尊透露:““SUPER77”就是所谓的研碎提炼物,其实行内人都知道他的主要成分是木薯粉!其每瓶批发价只有三十至四十港币,一瓶粉足以填补一百个燕盏,即每盏成分只有0.4元,如果真是有燕碎成分,你说会不会卖这么低的价钱呢?”

 

至于被验出燕盏含有“SUPER77”成分的燕庄B,本刊直接联络其总经理吴某,但他一听到此粉末名称便说:“印尼好多加工厂,近年都是用这钟粉末,香港都有行家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进了这种货。”

 

记者隧向他打探,燕庄B是否也曾遇过被加工厂私下加料瞒骗,他却斩钉截铁说:“燕庄B所有印尼货源的加工,都是在雅加达和棉兰的自设厂房进行的!”换言之,在其公司的燕窝上验到“SUPER77”物料,应该是他们本身责任。

 

吴某向本刊记者亲自示范如何使用“SUPER77”。他熟练地将瓶内粉末倒入温水,搅至粉末变成一粒粒西米形状,“这个时候可以将它当胶水涂抹到燕窝上面,通常加至一成就要收手,不然容易穿帮!另外将它泡制当冰糖燕窝卖,顾客很难吃的出。”吴像“SUPER77”代言人般解说。

 

 

直至本刊记者向他说出抽样化验一事后,吴某仍坚称对自己的产品信心十足,并反质疑化验是否准确,表示愿意提供更多样品给本刊再做测试。

 

至于燕庄A的行政部发言人陈小姐表示,会彻查门市所售的燕盏是否混有非燕窝物质一事,但需要时间跟进,故未能即时作出回应。

 

购买平价燕窝需慎重


在燕窝里加添非燕窝物质,其实已经属犯法。律师徐伟奇表示,加入其他物质而令商品重量增加,已可视作“欺称”,假如加入的杂质被视作燕窝出售,而又没有声明,则可能触犯了《食物及药物(成分组合及标签)条例》,最高可判监半年及罚款五万元。

 

海关发言人则指出,“欺称”是牵涉违反《度量衡条例》,罪成可监禁半年及罚款二万元;而违反《食物及药物(成分组合及标签)条例》,最高可判监半年及罚款五万元。

 

讽刺的是,文中所说燕庄A被香港旅游发展局列为”Q唛”优质商户;而燕庄B则获选香港十大名牌,两店皆深得消费者信任。旅发局强调,如发现有优质商户并非货真价实地经营,会勒令改善,否则将被取消优质商户资格。

 

 


德成行的顾客朋友们敬请放心,德成行创办初始即秉承“精挑细选,实而不华,华而不贵”的宗旨,从最普通的药材红枣杞子,至名贵补品花旗参等,均挑选最优质的商品。

时至今日,花旗参、燕窝、冬虫草、海味及中式药材等商品,德成行均建立了一套优质标准体系,每款产品都有各自的等级标准及相应的质量要求,而我们挑选货品时亦严格遵守这些要求,从而保证德成行的商品质量,绝无掺假或以次充好的商品。

 

Tag:天然燕窝 精品燕盏 白燕 印尼燕窝

 

网站问题报告反馈
德成行
wechat

打开微信扫一扫
关注美国德成行

关注我们,
查询更多优惠